<
歪吧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不合格的大魔王 > 正文 第333章 狐黄白柳灰【第二更求订阅】
    只听咔嚓一声!

    门框子震裂,整扇门直接往里面倒了进去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大吼响起:“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接着就是一道刀光刺向孙大姐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身直接砍在孙大姐的脑袋上!

    结果却发出一声金铁撞击的声音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巨大的反震之力,震的西蒙虎口发麻,匕首直接崩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西蒙连忙后退,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只见孙大姐站在门口笑呵呵的看着他……

    听道外面打了起来,潘研也鼓足了勇气从门缝里往外看,刚好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孙大姐发出一声沙哑中带着鬼魅一般的笑声,然后揉了揉头道:“我这皮囊虽然不算好,却也不好弄。你这一刀,坏了我的皮囊……着实有些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话间,孙大姐用手扣住了灵盖,用力一撕,脑袋上一层皮都被扒了下来,露出了里面银白色的毛发!

    孙大姐再次用力往下撕,头上的人皮全都被扒了下来,漏出一张不满银色毛发的狐狸脸来!

    她这脸也着实古怪,明明嘴巴很长,却能缩在人皮当中,没有任何异常。没了人皮,长长的嘴巴就探了出来,十分的诡异骇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潘研吓坏了。

    西蒙更是吓懵了,直呼道:“狼人?!”

    孙大姐听到这话撇撇嘴道:“侮辱谁呢?……就凭你这句话,子,你的这身皮,我要了!”

    完,孙大姐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然后潘研就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,没多久,孙大姐带着一匹白马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路过潘研和荣的房间门口的时候,还对着两个开着一条缝隙的门里笑了笑。

    那狐狸脸看的两人无比的心寒!

    显然,孙大姐已经发现了她们两个了,只是没有立刻动手而已。

    孙大姐下楼去了,荣打开房门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潘研赶紧拉住她,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荣哭道:“我不知道,但是必须离开这!否则我们都得死!”

    潘研道:“她敢放我们在这,就不怕我们跑。走正门,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荣哭道:“潘研,你平时最聪明了。我们现在怎么办啊?要不,我们报警吧。”

    潘然掏出手机,摇头道:“没信号……”

    荣道:“我不管了,冲一下还有机会,不冲等那狐狸精上来,我们就都完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梯处再洗想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两女顿时吓了一哆嗦,潘研赶紧拉着荣躲进了孙福山的房间里,然后让荣别出声,希望能避开孙大姐。

    脚步声渐渐的近了,而且越来越近,两人吓得死死的憋住呼吸,不敢动。

    两人的脑门上和手心里全是冷汗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脚步声停在了她们两个的门前。

    两人的脸色顿时一片雪白,知道:“完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下传来一声呼喊:“有人么?!吃饭!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一响起来,门口一阵沉默,随后响起孙大姐那爽朗的笑声:“有人,马上就来了!”

    然后,那声音立刻转冷,阴测测的对两女道:“你们等着,我回来在收拾你们。你们的皮囊,我也要了!”

    “老板?人呢?”下面继续催促。

    孙大姐应道:“这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孙大姐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两女对望一眼……

    潘研道:“跟着她一起下去,楼下有人,我们跑的机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然后两女就跟着跑了出去,下了楼,就看到孙大姐已经换了一张脸,那也是一名中年妇女的,看起来没有前面那张脸那么喜庆,多了几分哀怨之气。

    但是衣服没换,所以两女认出了,这应该就是那狐狸精!

    狐狸精孙大姐瞥了两女一眼,眸子里阴森森的,仿佛在:“别逼着我撕破脸皮,直接杀人!”

    荣下的抱紧了潘研的胳膊,潘研拍了拍荣的后背,然后壮着胆子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潘研和狐狸精的眸子隔空相对,狐狸精眼中杀机崩现,就差动手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脑袋卡在了两人中间往楼梯上看来,然后就看到了潘研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潘研也愣住了,来人竟然不是别人,正是江离!

    随后潘研眼中闪过一抹希冀之色,赶紧快走了两步,然后往客厅里看去,却没看见李成军的影子。只看到了黑莲坐在那跟千莫一起玩手机呢。

    手机虽然不能上网,但是单机游戏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潘研脸上的喜色顿时消失了,再看江离的时候,多了几分凄苦之色。

    江离道:“你这什么表情啊?咋的?只允许你们下山遛弯,不允许我下山消食儿啊?”

    潘研苦笑道:“你……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孙大姐阴冷的看着潘研,虽然没话,但是意思却传递了过来:“变成马还有活的可能,若是逼我,你们立刻就得死!”

    潘研看了一眼荣,再看看孙大姐和江离,以及不远处坐在那踢着脚丫玩游戏的千莫,忽然一咬牙道:“江离,快跑,你身后的是一只狐狸精,她在这里设局坑人呢!”

    潘研喊完之后,却愕然的发现,江离和孙大姐都笑了……

    那笑容无比的狰狞诡异!

    潘研看向千莫和黑莲,两人也在哪诡异的笑着呢……

    潘研心头一凉,知道完了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她竟然真以为我是她朋友,啊哈哈……”江离捂着肚子大笑着。

    孙大姐也笑道:“行了,让你玩也玩了,该办正事了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江离完,指着潘研,呵斥道:“还不给我滚下来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……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脆响,那响声如惊雷一般!

    孙大娘、江离、千莫、黑莲一听顿时吓了一跳,凌空跳起一米多高!

    半空中一条条尾巴甩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这尾巴却又不同,孙大娘是狐狸尾巴,而冒充江离、千莫、黑莲的则是一条条黄色细长的尾巴,赫然是黄皮子!

    “孽畜,还敢出来伤人!”一声大喝响起,却是穿着羊皮袄带着狗皮帽子,挥舞着马鞭的李成军来了!

    潘研和荣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,同时喊道:“老板,救命啊!”

    李成军瞥了一眼潘研和荣道:“还不过来!”

    两女赶紧跑下楼梯,跑向李成军。

    结果李成军忽然笑了起来,笑容和之前那几只黄鼠狼的笑容一模一样,狰狞而诡异!

    潘研和荣只觉得浑身发寒,知道,又上当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咯咯咯!

    一声鸡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江离打了个哈欠从炕上坐了起来,边上,千莫趴在那睡的跟猪似的,发出轻微的鼾声。

    黑莲坐在炕边,看着窗外,笑道:“果然一夜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江离愕然道:“啥没回来啊?”

    黑莲笑道:“就是那四个学生啊,昨半夜我看到他们溜出去了。我估摸着应该是不信邪,跑去那店子查看去了……我是真服气啊,人生地不熟,本地人都警告他们那山下有问题来,还敢跑出去,真是活该!”

    江离道:“这么大的事儿,你咋不叫我。”

    黑莲反问道:“叫你干啥?救他们去么?真的,有时候我看不懂你们人类……在我们恶魔当中,这种傻子,就是拖全族后腿的废物。死不足惜……嗯……如果自己不死,我们都的想办法弄死他,免得坑死其他人。要我,他们四个肯定也不都是傻子,但是一定有傻子提议下山去看看,然后傻子病一传染,都傻了。”

    江离白了他一眼道:“恶魔是恶魔,人是人。恶魔那一套,跟人的一套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完,江离下地穿上鞋,然后扒拉起千莫,就准备出门去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江离倒不是傻好心,只是昨晚上相处的还行,四个学生除了脑子不太灵光外,其实人品还不错。至少,当千莫去摸狗的时候,西蒙、孙福山都做出了救援的动作……

    荣也是担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至于潘研,江离对她一直没有太好的印象,一个目的性极强的女人,让江离始终有种跟她在一起,被她当做工具用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不得不,潘研倒是没坑过他,所以也没仇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有能力,下去看看情况,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结果江离才出门,就看到李成军也出来了,看看四周,再看看江离,最后看了看三条狗,李成军道:“他们呢?”

    江离了情况。

    李成军一拍大腿道:“早知道就不该喝酒了!他们四个那么怕邪祟,肯定不敢下山的。如今下了山,八成是上山的时候着了道,被勾引下去的!”

    江离愕然道:“啥时候着的道?我咋没感觉?”

    李成军大有深意的看了江离一眼,结果却发现根本看不出江离有什么不凡来,这才摇头道:“那山下的店铺,在我们这是有名的妖魔店,据里面经常有黄皮子和狐狸出没。在东北,成精的妖怪,无外乎狐黄白柳灰五大家。那店铺里就聚集了狐黄两大家,轻易谁敢去招惹?”

    江离道:“你是,山下有妖怪?”

    李成军叹了口气道:“怎么呢……算了,现在赶时间,先不了。你愿意听,救了人再!”

    江离道:“这一晚上过去了,怕是只能收尸了吧?”

    李成军摇头道:“我们东北供奉五大家,这五大家虽然皮了点,却很少害人性命。那狐黄两大家更是饱受香火,应该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。”

    话间,李成军一声呼哨,三条大狗直接跑了过来,李成军抬腿就跑,速度竟然比年轻人还快的多!

    江离咋舌道:“这李成军不像是超凡者,也没有修炼的痕迹,但是这一身实力,似乎又超于常人,古怪啊。”

    千莫道:“我听人,东北跳大神一,这个传统有足足数千年的历史了……”

    黑莲撇撇嘴道:“数千年算个屁的历史……”

    江离很想骂他两句,但是仔细想想,人家黑莲活了的念头都是用亿做单位的,别数千年,就算是人类历史在他眼里,估计都不算历史吧。

    于是江离憋了回来,抱着千莫大步流星的追李成军去了。

    下了山,江离就看到了那家店铺。

    店铺很老旧,但是没有倒塌……

    而且这店铺看起来还有被人修葺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李成军道:“村民们十分尊重五大家,知道狐黄两大家喜欢在这住,经常会过来修葺一下。不过这里终究不是人住的地方,弄再好,没两也烂了。现在我不担心别的,最担心他们不懂规矩乱来……惹怒了两大家,惹来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江离道:“嘿,几个畜生还干杀人?”

    李成军看了江离一眼道:“我知道你有本事,但是,这里是东北深山老林,这里的主人从来都不是人类。人类若是不能融入自然法则当中,就只能滚蛋。”

    江离见李成军有点,激动也不跟他掰扯,而是快步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到了山下,江离推开店铺的大门,往里面一走,迎面就是一阵狐骚恶臭,熏得他连忙后退了出去,挥挥手道:“我靠,这玩意比神通术法还要命啊。”

    李成军也赶了过来,江离刚要好心提醒,结果三条狗一头就冲了进去,然后没出一秒钟,三条狗又嗷嗷叫着冲了出来,然后就在外面不停的打喷嚏,显然它们灵敏的狗鼻子,这次吃大亏了。

    李成军捂着鼻子走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江离见李成军进去了,自己也不急着进了,而是在四周看了看。

    结果绕道店子后面后,江离乐了!

    只见店子后面有个篱笆墙,篱笆墙里四个人光溜溜的趴在地上,脖子上拴着绳子,就这么被拴在了马桩上!

    江离凑过去一看,正是潘研、荣、孙福山以及西蒙四人。

    孙福山和西蒙身上有很多伤痕,其中有打量的动物抓痕,鼻青脸肿的,显然昨晚上没少被优待,折腾的到了现在还没醒。

    荣和潘研略微好一些,不过身上也有些许伤痕,不过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四个人的衣服就在边上,已经碎成一片片不足巴掌大的布片了。